鱼翅产品风波不断 安全堪忧、消费畸形

鱼翅产品风波不断澳客网首官网 安全堪忧、消费畸形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在这则公益广告中,姚明推开摆在他面前的一碗鱼翅,拒吃。

近年来,吃还是不吃鱼翅,在业界和环保组织之间引发了很大的争论。就在两股力量围绕这一话题仍在交锋之际,日前有媒体爆出餐饮业用合成鱼翅充当真鱼翅,已是半公开的秘密,而且在这种公开掺假的情况下,北京地区每天的鱼翅消费额仍然可以达到1亿元。

那么,我国鱼翅消费的现状究竟如何?为什么在一片抵制声中,人们对鱼翅情结却割舍不下呢?对于近年来围绕着鱼翅不断引发的风波,记者发现,其背后有着比较复杂的社会原因。

鱼翅消费大行其道

北京有可能是国内最大的鱼翅市场。每天干鱼翅的消费量在2.5吨左右,2.5吨干鱼翅可制成7.5吨至10吨鱼翅食材。以每碗鱼翅汤中的鱼翅含量为30克、每碗售价为400元粗略计算,北京地区每天的鱼翅销售额为1亿元。

这是某媒体披露的数据。环保组织达尔问自然求知社2011年12月展开的一项调查显示,在缺乏法律强制要求下,全北京100多家四五星级绿色饭店中,仅1家绿色饭店明确拒绝消费鱼翅,其余99%均有不同程度的鱼翅销售。

根据调查,北京市场上鱼翅菜品价格从98元/位到1128元/位不等,价位级别从散翅(非鲨鱼背鳍)到排翅(背鳍)逐渐提升。除了汤羹以外,通常400元/位起的套餐宴席中也含有单例的鱼翅菜品。

据了解,中国是世界上进口鱼翅最多的国家。消费者对鱼翅的旺盛需求成为鲨鱼捕捞业的强劲动力。面对鱼翅贸易的不断上升和鲨鱼数量的急剧下降。世界环保组织(I-UCN)此前敦促最大的鱼翅出口组织欧盟,停止向中国出口鱼翅。

天价鱼翅安全堪忧

虽然鱼翅是酒桌上的顶级食材,但其营养价值却并未被专家认可。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营养与食品安全系副教授范志红说,从营养学的角度讲,鱼翅的主要成分是胶原蛋白,还有少量的矿物质。大分子蛋白质在人体中不会被直接吸收,胶原蛋白在人体内会转化为氨基酸。从供应营养的角度来说,鱼翅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如果说要获得胶原蛋白,不用吃鱼翅,吃猪蹄就可以,能够提供胶原蛋白的食物太多了。”范志红说。

科普作家方舟子告诉记者,中医认为鱼翅能“益气、补虚、开胃”,现代美食家则说“鱼翅有极为丰富的营养”、“富含胶原蛋白,有预防骨骼老化、防癌抗癌、滋养肌肤、延年益寿等功效”,实际上并非如此。组成蛋白质的氨基酸共有20种。有的蛋白质(例如鸡蛋、牛奶、肉类的蛋白质)含有全部20种氨基酸,叫作完全蛋白质,营养价值较高;而有的蛋白质(例如植物蛋白)则是不完全蛋白质,缺某种氨基酸,营养价值较差。鱼翅富含的胶原蛋白缺少色氨酸和半胱氨酸,是不完全蛋白质,因此其营养价值并不高,比不上含有完全蛋白质的鱼肉。

不仅营养价值,鱼翅的口味也遭到质疑。山东大学威海分校海洋学院教授、中国农业生态环境保护协会渔业分会副秘书长王亚民说,鱼翅本身只是一种软骨组织,没有多少营养价值,其味道也不特别,用一些普通的食材就能调制出来。这也是导致假鱼翅横行的重要原因。

在方舟子看来,鱼翅不仅营养价值不高,还可能对健康有害,因为鲨鱼处于海洋食物链的顶端,吞食了其他鱼类后,鲨鱼体内的重金属含量会越来越多,超标的汞等重金属很可能损害人体健康。

商家制作人造鱼翅时,为了增重、缩短加工时间,乃至为了美观或调适口感,很可能使用对健康不利的添加剂,从而给消费者带来健康隐患。

鱼翅热源于畸形消费

价高味不美,营养也不怎么样,为什么鱼翅消费却在环保组织一再的抵制声中依然火热呢?

北京某高档酒店副厨陈师傅向记者表示,自己所在的酒店,一份鱼翅汤售价468元,“都是有钱人消费”。

在某国有银行工作的刘先生对记者说,他自己倒谈不上爱吃,但鱼翅是个符号性东西,老板们为了表示对银行信贷人员的重视,往往都会在宴席上点这个,“就像喝酒必点茅台一样”。刘先生还告诉记者,他们接待上级领导也会点鱼翅,毕竟鱼翅是身份的象征,可以表达对上级领导的尊重。

“我觉得对于比较关注自己健康的高端消费人群来说,舍弃鱼翅这个爱好,从道德上和自己身体的需求上都是完全不成问题的。那为什么还要吃呢?归根到底还是社会风气。”刘先生说。

过去鱼翅消费主要是南方的传统饮食习惯,但根据一些鱼翅供货商的反映,现在北方是主要销售市场,10年来其市场的增长额至少在100倍以上。在西北地区的二三线城市,鱼翅的消费以公务宴请为主。“鱼翅消费是畸形的消费市场,除了面子消费外,背后隐含着腐败。”中国人民大学中文系教授周孝正说。

据悉,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针对30多澳客网名人大代表联名提出的《要求制定禁止公务和官方宴请消费鱼翅规定的建议》回复称,将细化公务接待管理规定,3年内发文规定公务接待不得食用鱼翅,以保护鲨鱼物种和海洋生态平衡。

周孝正认为,目前鱼翅的主流消费人群是企业老板、商业精英,多数公务消费的标准并没有高到吃鱼翅的地步,不是主流消费群体,所以上述办法影响有限。“喝茅台的有几个是自己买?官员吃鱼翅也多是老板买单。”周孝正说,鱼翅畸形消费的背后是腐败,只有彻查腐败,鱼翅消费才能降温。

相关链接:国外争议美食

鹅肝:鹅肝是法国大餐中的传统美食,欧洲人将其与鱼子酱、松露并列为“世界三大珍馐”。但鹅肝的生产方式并不人道:饲养者会把一根二三十厘米长的管子插到鹅的食道里,用漏斗往里灌食。在“长肝”后期,鹅每天会被灌进两三公斤的食物,使鹅患上重度脂肪肝病,肝脏变为正常大小的几倍甚至十多倍,内含丰富脂肪。近年来,鹅肝残忍的生产过程引起了法国国内动物保护组织的强烈反对。目前,在欧洲的一些国家和美国的某些州或者城市,已经正式禁止法式鹅肝的生产;在美国加利福尼亚等州也明令禁售鹅肝。

鲸肉:日本人一向因捕鲸和吃鲸鱼肉而受到各国指责。人类的过度捕杀使得鲸类面临种群灭绝的危险。国际捕鲸委员会于1986年通过《全球禁止捕鲸公约》。但在商业捕鲸被冻结之后,日本又以“科研”名义继续捕杀鲸鱼。对于世界各国的指责,日本国内捕鲸行业坚称吃鲸肉是日本饮食文化的一部分。

鱼子酱:鱼子酱是难得的美味。严格来说,只有几种特定种类鲟鱼的卵才可以作为鱼子酱(caviar)的原料。世界范围内共有超过20种不同的鲟鱼,其中只有Beluga、o-scietra及Sevruga这3种鲟鱼的鱼卵可以制成鱼子酱。不过,Bel-uga鲟鱼于1998年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因为美味鱼子酱而被猎杀濒危的Beluga鲟鱼,还有未来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