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光伏太阳能产业对峙的焦点何在?

中美光伏太阳能产业对峙的焦点何在?

  欧洲的经济火灾不止是引来全球政策制定者吃惊的关注,欧元区溅出的疲软火花还有可能引爆世界其它地区已有的紧张局势。然而在美国,尽

  欧洲的经济“火灾”不止是引来全球政策制定者吃惊的关注,欧元区溅出的疲软“火花”还有可能引爆世界其它地区已有的紧张局势。然而在美国,尽管政府和国会日益不安地盯着欧洲地区,但一直让他们关注和烦恼的主要问题之一,依然是中国在汇率和贸易方面的行动。

  美国将于明年举行大选。如果美国经济增长停滞、失业率居高不下,那么国会的耐心很可能会消耗殆尽,全球爆发全面贸易战的可能性将会上升。

  几个潜在的引爆点依然存在。尽管中国政府在2010年6月放弃了人民币盯住美元的汇率政策,但人民币今年仅有小幅升值。尽管中国对旨在打造高附加值产业的“自主创新”政策进行了一些调整,但它对内仍保留了一系列干预措施,比如补贴、采购控制和强制外国公司转让技术。

  “两条腿走路”

  不过美国官员声称,他们通过微妙而灵活的方式取得了一些进展,抓住了涌现出的机遇,并努力与中国改革派合作,而不是无休止地寻求对抗。

  一位美国政府高官表示:“我们正在两条腿走路,一方面努力让中国融入国际体系、使其成为负责让该体系顺利运转的少数国家之一、并为此承担责任,另一方面在他们违反规则时向他们施加压力。”

  尽管美国政府一直在努力扩大与中国政府的接触,但最让美国国会烦恼的仍然是汇率问题。中国经常账户盈余(美国议员称这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出人民币被低估)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已从2007年的逾10%降至今年可能性很大的4%左右的水平。但美国许多议员表示,中国操纵汇率以支持出口商的做法仍使全球处于失衡状态。

  今年人民币的升值幅度很可能不到5%。按照多数人的估计,这意味着人民币仍被大幅低估,尽管中国政府并不认可此类估算。总部位于华盛顿的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InstituteforInternationalEconomics)表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目前仍比公允水平低24%。中国通胀压力逐渐缓解,再加上有迹象显示经济增长正在放缓,因此中国加快人民币升值以给国内经济降温的动力有所减弱。

  美国运用双边和多边外交手段努力让中国政府相信,允许人民币升值符合中国自身利益;美国政府还寻求争取20国集团(G20)成员国的支持。

  美国国内的政治活动为政府增添了一个谈判工具(尽管使用该工具可能招致危险):以“汇率关税”相威胁。今年10月,美国参议院通过法案,要求美国政府在评估进口商品的定价不公平程度时,估算商品生产国货币被低估的情况,以便加征所谓的“反倾销”和“反补贴”紧急关税。几乎所有有望赢得总统候选人提名的共和党人都表示支持该法案。

  美国政府似乎只是在用该法案进行威胁,它一方面表示认同该法案的宗旨,另一方面含糊地表示担心该法案是否符合世贸组织(WTO)规则。这种微妙的立场激怒了众议院中的共和党领导层;它表示该法案可能引发一场全面贸易战,并顶住民主党施加的压力、不在众议院就类似的法案进行表决。

  一些专家同意此类威胁可能适得其反的观点。彼得森国澳客网首页际经济研究所的尼克•拉迪(NickLardy)表示,直接对抗只会让那些私下里主张扩大人民币汇率灵活性的中方部门(比如中国央行)陷入不利境地。拉迪说:“其它部门和机构可能会对中国央行表示,你们完全是在听命于西方利益集团。”

  拉迪认为,美国政府的其它策略(组织起一个敦促人民币升值的国家联盟)可能更有效果,那会让中国因不愿让人民币升值而陷入孤立。美国在G20中有许多天然盟友,尤其是巴西——后者也对人民币汇率感到不安。

  但全球其它地区发生的经济事件正在合力削弱上述策略的效力。投资者日益增长的避险情绪最近已导致资本流入中国的趋势发生逆转,并促使人民币汇率走低。在欧洲,一些官员仍希望中国为欧元区纾困出一把力,因此不愿与其发生正面冲突。

  国际社会一直很难就汇率问题向某国施压。管理全球汇率的法律也少之又少。相比之下,在商品服务贸易和与之相关的采购、外国投资、知识产权及国内监管等议题上,各国却拥有多种手段可以探索使用、又不致引发外交争端。没错,贸易法律框架存在着巨大的漏洞,但中国已加入近十年之久的WTO所制定的规则,仍可起到一定的约束作用。

  美国政府已就此采取了一系列行动,其中包括:就中国对从美国进口的商品加征的反倾销和反补贴税,在WTO起诉中国;发起针对中国政府扶持本国可再生能源行业的广泛调查。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主动废除了一项补贴本国风电行业的计划。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总法律顾问蒂姆•赖夫(TimReif)表示:“自从争端可以通过诉讼途径解决以后,到目前为止,在50%左右的情况下,中国在案件实际进入争端解决程序前就会主动采取行动、履行义务。”

  美国政府提起诉讼时还着眼于确立有用的判例。近期,美国政府就中国对从美国进口的鸡肉加征反倾销和反补贴关税提起了诉讼。禽肉或许不是最耀眼或附加值最高的出口商品,但鉴于这个案子具有更澳客网广泛的意义,这么做或许是有价值的。“中国一直把反倾销和反补贴关税作为报复手段,”赖夫说,“之所以就此案提起诉讼,部分原因就是为了防止中国利用这类关税实施报复。”

  走法律程序也有一些缺陷。其中之一就是,WTO规则的覆盖面有限。比如说,中国庞大的政府采购市场大部分不向外资企业开放。中国迄今仍未履行加入WTO《政府采购协议》的承诺,该协议是独立于WTO常规规则之外的单独协议。中国政府承诺在今年年底前递交加入该协议的新提议,但美国商界对其是否会履行承诺表示怀疑。

  另外,容易摘的果子已经摘完了。一些相对容易取胜的案子已经提交,因此,未来的诉讼行动很可能更加困难——特别是因为中国在补贴和监管操作方面缺乏信息透明度。美国政府最近向WTO投诉,称中国政府未能提供补贴方面的必要信息,但在这个问题上,美国没有多少可用的手段。

  美国企业不肯合作

  商业团体表示,美国企业常常也不愿向美国政府提供起诉所必需的一些信息,原因是担心中国政府会对它们在中国的业务实施报复。对中国可再生能源行业展开调查的请求是由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UnitedSteelworkers’Union)提出的,而非由某家美国企业提出的。最近,7家美国可再生能源企业对从中国进口的太阳能电池提起反倾销和反补贴关税诉讼,但其中6家企业都行使了匿名权。

  在这个问题上,美国政府正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要求它采取更加强硬的立场。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US-ChinaEconomicandSecurityReviewCommission)主席比尔•赖因施(BillReinsch)说:“向(美国贸易代表)提供信息的代价很高,既要为此动用一些资源,又有可能招致以牙还牙的报复。”该委员会每年要向美国国会提交一份报告。赖因施认为,美国政府应该改变只在赢面很大时才提起诉讼的传统做法,提起更多胜算较低的诉讼,保持对中国政府的压澳客网首官网力。他说,美国政府可以以利益“丧失或减损”(nullificationorimpairment)为由提起诉讼,这只需泛泛宣称中国的贸易伙伴们未能得到中国入世本应带给它们的合理收益。

  美国对付中国的最后一招是,召集多个国家签订贸易协议,让中国感受到压力,觉得不得不加入进来。最近,美国同意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Partnership,简称TPP)的纲要协议。TPP的成员国有9个,其中包括中国式国家干预作风盛行的越南。该集团的目标是,在明年年底前谈判达成一项协议。美国政府还在探索这样一种构想:在WTO内构建更多类似于《政府采购协议》的多边协议。

  “中国必须明白,我们欢迎中国参与未来的进程,比如WTO内的多边协议或TPP,”前白宫国际经济高级官员、RockCreekGlobalAdvisor的丹•普莱斯(DanPrice)表示,“但无论中国参不参与,这些进程都会向前发展。”不过,目前加入TPP的那些国家对美贸易额的总和只占美国对外贸易额的6%,因此,中国不大可能感到不得不加入进来,美国企业也不大可能在短时间内抢走中国的所有出口市场。

  从来没有人说过,说服世界最大的商品出口国改变策略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美国政府表示,国际商业活动并非“零和”游戏,更完善的贸易规则会令日益成熟的中国经济受益,中国政府若接受这两个观点就肯定会作出改变。促使中国政府作出改变的确需要时间,但考虑到美国的谈判筹码不多,一步步做说服工作似乎是最现实的策略。

  “我们必须能够证明给中国看,采取某项行动符合其自身利益。”一位美国官员表示,“我们需要想方设法,敦促中国不要错失机会。”

 

 
政府中国美国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