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媒-中国成全球最大太阳能国家 利用率有待提高

德媒:中国成全球最大太阳能国家 利用率有待提高

        参考消息网7月27日报道 德媒称,每小时客流量3万人、24条铁轨、32公顷面积:北京南站是一个超级交通枢纽。这个庞大的建筑群代表着从前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启程走向现代化的未来。候车大厅的椭圆形玻璃穹顶上铺有3246块太阳能电池板,更是新型运输和进入新能源时代的象征。

        德国《商报》7月25日刊登题为《升起的太阳的力量》的报道称,2008年开通运营时,国际上还对这一雄心壮志感到可笑。而目前,中国不仅已跃升为全球光伏产业的最大生产商,也是太阳能电池板的最大买家。

        报道称,中国去年取代德国成为全球最大太阳能国家。不过这只是个开始。中国计划到2020年将光伏产能提高到1.5亿千瓦,是目前的3倍还多。作为参照:100万千瓦可为350个北京家庭提供1年用电。仅去年,中国的新增规模就达1500万千瓦。

   &澳客网nbsp;    国家能源局为今年制定的新增目标为1810万千瓦。尽管煤炭依旧是中国最重要的发电方式,但太阳能和风能在能源结构中的占比已经达到4%。

        报道称,走到这一步并不容易。北京曾以国家资本主义的方式呼吁全国兴建太阳能产业。地方政府在各地扶持数十家企业,盲目生产而不顾效率和需求。后果是产能过剩,不少企业倒闭。

        不过情况已发生改变。拥有将近1.5万名员工的行业最大厂商英利绿色能源控股有限公司一度濒临破产。但现在,这家公司出现好转。今年第一季度,董事长苗连生5年来首次公布实现盈利。

        中国的太阳能之王高纪凡早已步入盈利阶段。因此,这位全球领先光伏企业天合光能的老总充满自信。他认为,中国的太阳能繁荣刚刚开始。“预计到2030年,中国的光伏产能将提高到4亿千瓦。”2016年第一季度,高纪凡通过天合光能实现净利润约2700万美元。

        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能源研究所所长韩文科说,中国已经度过了最艰难阶段。“未来的能源结构不会是古生矿物的。非清洁和破坏臭氧的能源将在50到100年后用尽,”韩文科说。中国是建设新型能源供给的先锋。

        他预计这场绿色变革会在明年获得新的推动。届时中国将向欧美展示如何进行碳排放交易。原则很简单:企业必须为温室气体排放购买在能源交易所交易的排放权。韩文科指出,这会令污染环境的能源失去吸引力,进一步推动可再生能源和核电发展。

澳客网首页

        报道称,需求增长越快,厂商的供货价格就越便宜。2015年初以来全球领先制造商的生产成本降幅高达13%。亚洲厂商在这方面尤为成功。

        然而,欧洲消费者至今几乎未从中受益。欧盟委员会2013年认为中国厂商在以倾销价格出口太阳能电池板。此后,欧盟为保护欧洲生产商对中国光伏产品实施了最低限价和进口关税。目前正在对这一措施进行审查,预计2017年春季作出决定。

        不论维持还是取消保护性关税——现在就已清楚的是,欧洲在争夺太阳能产业统治地位的斗争中失败了。全球15大太阳能企业中中国占了8家,并且今后几年中国企业的主导地位还可能继续扩大。

        “中国厂商目前的固定成本远低于西方竞争对手,”信息服务公司的光伏产业专家亨宁·维希特说。具体而言,中国太阳能电池板厂商的生产成本平均比欧美供货商低22%。

        报道称,中国的市场领头羊天合光能经营的全球最大光伏工厂产能达到3200兆瓦。而欧洲领先的光伏企业太阳能世界公司最重要的电池板工厂的生产能力为650兆瓦。这意味着:在充分发挥产能的情况下,天合光能的固定成本可以被均摊到将近5倍数量的产品上。

        对西方生产商而言,另一个不利方面是欧洲市场的发展。在增速较高的2011年,欧洲新增光伏产能超过1900万千瓦,而今年的新增规模不足800万千瓦。太阳能发电在欧盟发电总量中占比约3.2%。这一比例在德国达到足足6%。单纯从数字计算上看,太阳能发电可满足德国约1000万三口之家1年的用电量。但德国的光伏产能几乎没有增量。在中国太阳能产业繁荣发展的同时,德国市场却停滞不前。不过,中国的增速也不再没有节制。

        报道称,中国不少地方在扩大产能的同时其他方面的发展并未跟上。太阳能发电园区被闲置,因为无法并网发电。国家能源局的数据显示,去年约有12%产能未得到利用。在风能发电领域,这一比例甚至高达26%。中国风能协会猜测,这背后存在地方政府的结构性政策原因。

        在地方官眼中,煤炭发电站依旧享有优先权,因为它们成本更低并且能创造更多就业岗位。在新疆,太阳能和风能发电站甚至还被额外征税,以贴补煤炭发电站。

 
中国企业能源太阳能国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